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野史趣闻

雍正思想宣讲团宣传贴标语搭讲台教化民众

2019-05-16 20:55:34

核心提示:史贻直[注: 简历 史贻直,(1682-1763),字儆弦,号铁崖。江苏溧阳人。父夔,康熙二十一年进士,官至詹事。贻直少嫺掌故。 履历 三十九年,成进士,年十九。]命令把雍正的一系列[注: 一系列 拼音: 解释: 1.犹言一连串。-yixilie]上谕——包括宣谕化导、征讨准噶尔和转运军需等写成标语口号,张贴于城乡市镇交通要道和路口,务令最多的人亲沐皇帝的圣恩。他把西安分为三片,各自搭建一个龙亭和讲台,首先召集士绅与庶民,焚香顶礼龙亭内皇帝的长生[注: 围棋术语 黑3=黑三角形一子白4=白三角形一子 如图所示,黑1扑,白2提,黑3也提,白4扑,至此又恢复原型,如继续往下走则成循环之势。]牌位,然后宣讲开始。

本文摘自《新世纪》2011年第14期,作者:庄秋水,原题:《雍正的宣讲团》

1731年6月,左都御史史贻直带领51个人的“雍正思想宣讲团”,声势浩大地离开京城,前往陕西、甘肃[注: 甘肃省-甘肃省位于中国中部偏北。简称甘,又简称陇。介于北纬32°36′~42°47′,东经92°10′~108°43′。]二省“开导训谕,觉悟愚蒙”。

在宣布正式任命宣讲团的谕旨中,皇帝向成员们强调了此行意义所在,假若陕甘人民能够“笃尊君亲上之义,消亢戾怨怼之情”,便可以借此澄清那些流言诽谤——它们狠毒攻击皇帝对准噶尔部用兵、运输军需物质和征调兵役等对百姓造成的烦扰。如此,不但帝国的官员们可以“安居乐业,俯仰优游”,还牵引着官二代官三代们的美好未来。

一个月后,史贻直率团抵达西安。按照分工,史贻直留在西安,办理西安、凤翔[注: 凤翔因“凤鸣于岐,翔于雍”而得名,古称雍,是周秦发祥之地、华夏九州之一、丝绸之路重要驿站和历史文化名城,被誉为西凤酒乡、民间工艺美术之乡和泥塑之乡。]两府[注: 两府 拼音: 解释: 1.指行使宰辅权的两个重臣及其所在的机构。如汉朝的丞相和御史,宋朝的中书省和枢密院等。-liangfu]和邻近几个州的宣谕化导;钦差大臣杭奕禄、郑禅宝分别率一队继续向西,往榆林、延安二府[注: 西汉丞相与御史府并称“2府”,亦称“两府”。-erfu]。史贻直还有一项特殊任务,他从刑部大牢中提出1名重犯——1728年曾静案的主犯张熙,带往陕西。他派一名心腹观察这个犯人一路上的言行举止,以便向皇帝报告其对谋逆大罪的悔改程度。

宣讲团此次的理论武器之一,正是曾静案的专案材料《大义觉迷录》。编印这样1本不寻常的书,可谓专制君主

[注: 君主:统治者,根据不同的地域和时期称谓不同,中国古代称“皇帝”,“王”,其它国家多称“国王”,“女王”,“大帝”等等。-junzhu]雍正创造性的统治术。在他之前,没有哪个帝王有胆识公布这样“大逆不道”的材料,作为全民教材。他想抵达知识分子的思想甚至灵魂深处,让他们自我批判,以此改造他们的思想,做大清代[注: 建立过程 大清朝(公元1644年-公元1911年)清代是由满族贵族建立的封建王朝,它是中国历史上继元朝以后的第二个由少数民族统治中国的时期,也是中国最后一个封建帝制国家。]驯服的臣民。

史贻直命令把雍正的一系列上谕——包括宣谕化导、征讨准噶尔和转运军需等写成标语口号,张贴于城乡市镇交通要道和路口,务令最多的人亲沐皇帝的圣恩。他把西安分为三片,各自搭建一个龙亭和讲台,首先召集士绅与庶民,焚香顶礼龙亭内皇帝的永生牌位,然后宣讲开始。自然,史贻直是第一主讲人,然后是帝国的其他知识精英们上台。他们宣读上谕和《大义觉迷录》里的内容,再用通俗的语言加以解释,阐扬其中的精义。

至于宣讲效果如何,如今所见则只有官员们的一面之词。在给雍正的奏报中,史贻直报告宣讲极为成功。署理陕甘总督査郎阿带领一批官员,亲身参加了郑禅宝小分队在肃州的宣讲。他写给皇帝的奏折,报告说,当宣讲团人员讲到康熙[注: 大清圣祖仁皇帝,名爱新觉罗·玄烨(1654年5月4日-1722年12月20日),清代第四位皇帝,也是清军入关以来第二位皇帝,年号“康熙”,通称康熙皇帝,为中国历史上的成功帝王之一。]、雍正两位皇帝如何勤政爱民时,听众“无不中心感激,涕泪交下”;当揭发蒙古部落[注: 蒙古部落所登陆的商品全部是经过我们在千百种产品中精挑细选出的精品,每一件商品都有自己的特点,每件产品在登陆之前都经过网站编辑的层层挑选,这个将是我们自始至终所坚定的服务原则。]狂悖叛乱,皇帝的兄弟们、年羹尧等人怀挟异志,兵民们又“无不发愤激烈,怒形颜面”;当颂扬雍正天性纯孝英明神武时,百姓则“无不欢喜积极,嵩呼如雷。自晨至暮,无有倦色”。当宣讲人员问百姓们从前办军需,可有致怨皇上或私相谤议时,听众跪地回禀:皇帝原是为民大发天兵,岂有致怨之情理!再说,“办理一切军需,丝毫并不扰累民间,我等不但不知采办军需之苦,且因此而大沾天恩,家家丰衣足食”。

真是一份完善煽情的报告。我们无从知晓雍正接到这份报告,内心深处作何思考。自己的这1奇招真有此奇效?还是已深谙帝国官员欺上瞒下的伪饰习性而有所保留?

雍正又有了一个新构想。他成立一个空前绝后的“4人小组”,集中火力批评曾静和众多潜在叛逆者们的精神教父吕留良。作为一个深具政治敏感的皇帝,他深知,精神上的流布比具体的1两次行动更具危险性。雍正认为“四人小组”的批驳显示,吕留良不过是一个“口谈圣贤之言,言行不符之小人”。这部由内廷刊印的《驳吕留良四书讲义》被发到全国学宫收藏,供士子们览阅学习。

次年2月28日,西行宣讲团工作结束。史贻直被擢升为兵部尚书[注: 兵部尚书,别称为大司马,统管

全国军事的行政长官,明朝正二品,清代从一品。相当于现在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暂时留陕代行巡抚之职。他上书要求圣裁张熙的去向。通过近九个月的视察和一系列面谈,他认为张熙确有悔改之心,但“观其言动举止,实系卑污下贱之辈”。这份奏折在3月送抵宫中,皇帝答复,把张熙遣回原籍湖南安仁,若有用他处,谕旨一到便来。

曾静曾说,雍正是个“世路上英雄”,即俗谚所谓“光棍”。光棍而有想法,就更加让人生畏。他以霹雳手段残害读书人,定点清除声望高影响力大的精神领袖,又以非常手法在民间和士人中间展开“整风运动”。其结果,便如黄裳先生所言,“终于转移了一代士风,大大加强了奴性。流风馀韵,至今还没有销歇净尽”。

沧州治妇科哪家医院好
整形医院男人怎么减肚子
治疗前列腺炎疗效好的中药是哪种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