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野史趣闻

石约翰论中国革命革命背后是传统激进源自孔子3

2019-05-18 16:37:23

当革命成了习惯

北京晨报:辛亥之后,为什么革命会成为时兴话语?

石约翰:对这个问题,有一种认识是,当时中国需要一场影响广泛的大变革,而“革命”恰好契合了这1目标。

北京晨报:既然在辛亥革命[注: 辛亥革命是1911年清政府出卖铁路修筑权,激起中国人民的反抗,四川等地爆发保路运动。1911年10月10日,武汉地区的革命团体文学社和共进会发动武昌起义,]的背后,也有传统激进文化的助力,可为什么尔后传统却成了一个贬义词,乃至人们争相去批评传统呢?

石约翰:新文化运动后,中国人开始趋向于批判传统,其中有很多缘由,我认为最主要的缘由是辛亥革命后出现了内乱加外患的极端情况。当时的中国人,特别是成为新文化运动先锋的年轻人,对通过辛亥革命这样的方式来解决中国问题完全失望,他们开始寻找更“根本”的原因,他们认定中国人苦难的根源在中国文化[注: 中华文化,亦叫华夏文化、华夏文明,即汉族文化,汉文化。且流传年代久远,地域甚广,以文化圈概念亦被称为“汉文化圈”。中国文化不但对韩国、日本,]。另外,与领导辛亥革命的一代人完全不同的是,领导新文化运动的那代人认为,中国的苦难并不是由清朝的社会缺点造成的,也不是由郡县制度造成的,乃至不是由君主制造成的,他们认为中国的灾害是从中国文明最深处发展出来的,他们将中国此前各朝各代看成是一个整体,认为整个社会形态是中国灾害的根本原因。

传统终将归来

北京晨报:传统的丧失,可能是中国现代化之路上付出的最大的代价。

石约翰:关键在于,新文化运动将中国历史[注: 中国历史是中国各民族诞育和发展的历史。它的发达的封建社会,曾创造了同时代世界最高的文明。但是当西方某些地区跨入资本主义,特别是当西方资本主义列强入侵中国以后,中国愈来愈落后了。]视为一个整体,认为“传统”就是“现代”的反义词,认为必须要与它完全破裂才正确。换句话说,新文化运动的一代完全采取了西方“超常发展”的思想。此外,他们只看到了儒家思想[注: 儒家思想,又称儒学、儒家学说,或称为儒教但并不是指宗教,或以其为宗教而称之为儒教。儒家思想奉孔子为宗师,所以又有称为孔子学说,]保守的一面,中国传统中激进的一面几近完全被遗忘。

北京晨报:直到今天,许多中国人仍然相信传统是坏的,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将从此丧失传统?

石约翰:这类观点也可以说是新文化运动的遗产,人们只看到中国传统守旧的一面,却极大地忽略了传统的吸引力。其实,我在书的最后一段里已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出现什么紧迫问题,可以毫无疑问地说,社会理论的伟大传统和儒家学派的政治理想主义不可能长久保持湮没无闻。人们也不会怀疑,中国人民一定能够以他们丰富的历史经验,找到一种适当的途径,来应付各种挑战,并通过这些努力与探索,为世界文化发展做出重大贡献。(注:本文根据电邮采访完成,对石约翰先生的回复进行了编辑修改和删节,并根据他的意见,部分内容引用了《中国革命的历史透视》1书中的内容。)

学者简介

石约翰  (John E. Schrecker)  美国汉学家,师从汉学大师费正清,布兰代斯(Brandeis)大学历史系教授,同时在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从事研究工作。

卵巢性闭经能治愈吗
揭阳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牛皮癣的心理治疗原则包括哪些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