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文献

揭秘南燕是怎么灭亡的

2019-05-18 04:10:11

南燕(398年-410年),十六国时期慕容氏诸燕之一,由慕容德所建,398年建都滑台。统治范围包括今山东及江苏的一部分,国号为燕。

慕容德原是后燕宗室范阳王。397年,当后燕君主慕容宝于参合陂之战为北魏所败以后,后燕被截成南北两部份。398年慕容德于滑台(今河南滑县)自称燕王。次年滑台为北魏攻占,慕容德率众向东,攻取青兖之地,入据广固(今山东青州西北)。400年,慕容德改称皇帝。405年,慕容德病逝,侄子慕容超嗣位。

走向衰落

义熙元年(南燕建平六年,405年),慕容德去世,慕容超即皇帝位,大赦境内,改年号为太上。 尊崇慕容德的妻子段氏为皇太后。任命慕容钟为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任命慕容法为征南、都督徐、兖、扬、南兖州四州诸军事,慕容镇加任开府仪同3司、尚书令,任命封孚为太尉,鞠仲为司空,潘聪为左光禄大夫,封嵩为尚书左仆射,其余人封授官爵各有不同。后来又任命慕容钟为青州牧,段宏为徐出刺史,公孙5楼为武卫将军、兼任屯骑校尉,内参政事。封孚对慕容超说:"臣下听说太子、母弟、贵宠公子、公孙、累世正卿这五种人不应在边地戍守,出身贱、年辈小、关系远、资历浅、地位低的这五类低微人物不应在朝廷供职。慕容钟是国家的宗臣,社稷的靠山;段宏是有着美好声望的外戚,亲贤的人们都瞻仰他。这两个人正应当参与和协助处理国家政事,不宜到远方去镇管边远地区。现今慕容钟等人外出边远的地方,公孙5楼在朝廷里辅助国政,臣下私下里感到不安。"慕容超刚即位,畏惧慕容钟的权势大自己受到威逼,就拿此事去问公孙5楼,公孙五楼想独断朝政,不想让慕容钟等人在朝廷里,屡次说了离间的话,封孚的意见到底没有采用。慕容钟、段宏都有不平的神色,相互交谈说:"黄狗皮恐怕终究会补狐裘。"公孙五楼听到了这句话后,和他们2人的仇怨渐渐地产生了。

当初,慕容超从长安到达梁父,慕容法当时为兖州牧,镇南长史悦寿从梁父回来对慕容法说:"我前几天见到了北海王的儿子,他天资高雅,神彩非凡,才知道皇族里多奇人,仙境中的森林全都是珍穴。"慕容法说:"当年成方遂假称卫太子,没有人能够分辨真假,这还是皇族吗?"慕容超听到了,很怨恨慕容法,在言谈脸色上都显现了出来。慕容法也很愤怒,把慕容超安置在客舍里,因此2人结怨。到了慕容德死时,慕容法又不奔丧,慕容超派人去谴责慕容法。慕容法常常畏惧灾祸到来,因此就和慕容钟、段宏等人谋反。慕容超知道后征召他们,慕容钟称病不来,因而慕容超把他们的同党侍中慕容统、右卫慕容根、散骑常侍段封抓起来杀了,在东门外车裂了仆射封嵩。西中郎将封融投奔北魏。

慕容超不久以后就派慕容镇等人攻打青州,慕容昱等人攻打徐州,慕容凝、韩范攻打梁父。慕容昱等进攻莒城,攻了下来,徐州刺史段宏投奔北魏。封融又召集盗贼们袭击石塞城,杀死了镇西大将军余郁,青州一带的人都很害怕,人人心里有着别的想法。慕容凝策划杀死韩范,准备袭击广固。韩范知道了,攻打慕容凝,慕容凝逃往梁父。韩范吞并了慕容凝的军队,攻打并攻陷梁父,慕容凝投奔姚兴,慕容法出逃北魏。慕容镇攻克青州,慕容钟杀了自己的妻子儿女,挖地道出了青州,独自骑马投靠姚兴。

当时慕容超不关心政事,喜爱出游围猎,百姓深受其害。他的仆射韩稳直言极谏,慕容超不采纳。慕容超打算恢复肉刑和九等官制,就在境内颁布诏令说:"恶运屡次纠缠,永康多灾多难。自从北都陷落,典章制度都沦减了,律令法制,没有存留下来的。治理天下,这是根本,既然不能凭仗道德来引诱百姓,就必须用刑罚来整肃。况且像虞舜这样的大圣人,还命令咎繇来担当官吏,刑罚就是如此地不可以废弃!先帝复兴,大业草创,战争还很多,来不及修制法典。朕愧无德行,继承帝位,抚慰控制缺少良策,导致兄弟残杀纷争,终于使战争在郊野产生,典章礼仪废弃。当今四面边疆上没有忧患,应该修定法典。尚书可召集公卿议定。至于像封嵩这种不忠不孝的人,斩首示众也不足以表达对他的痛恨之情,应该给他使用烹煮和车裂的刑法,也可以附在法令条文里,收在死刑的条目下。肉刑是古代圣人的常典,不能改动的,汉文帝改动了以后,轻重失度。当今犯法的人更多,死的人也逐步众多。肉刑对教化,救济抚养广泛,惩办特别严,光寿、建兴时烈祖、世祖已考虑恢复,还没有来得及实施就去世了。命令博士以上的人参考以往的事情,依照《吕刑》以及汉、魏、晋的法律,进行增加或减少,商议成定《燕》律。五刑的种类有三千,而犯罪没有比不孝更大的了。孔子说:"非圣人的人没有法律,非孝敬的人没有亲人,这是大乱的做法。"车裂和烹煮这两种刑戮虽不在5品的条例里,但也是自古就已实行了。渠弥的车裂是明写在《春秋》上的;哀公的烹刑,来自中世。世宗在齐地建都,也哀伤刑罚失中,睡觉吃饭时都在叹息。帝王有了刑法,就好像人有了左右手。所以孔子说:'刑罚不得当,老百姓就连一举一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萧何制定法令受到了封赏,叔孙通因为制作礼仪为奉常。建立功业是自古以来就看重的。希望大家明白地商讨条令的增减,用以制定出一代良法。周朝、汉代有贡士一条,魏建立了九品的提拔制度,这两者哪个更好,也可以详细地上奏。"群臣的意见大多数不同意,慕容超才作罢。

慕容超正月初一那天在东阳殿大聚群臣,听到歌舞声响了起来,叹息乐舞不齐备,后悔把伎人送给了姚兴,于是商讨入侵。领军韩稳劝谏说:"先帝因为旧京沦丧,隐匿在3齐,假设时运不许可,上智的人不斟酌采取行动。现今陛下恪守成规,应当关起国门休养将士,用以等待天赐机会,不能和南方邻国结怨,广泛建立仇人。"慕容超说:"我主张已定,不和你废话了。"于是派大将斛谷提、公孙归等人率领骑兵入侵并攻陷宿豫,抓获了阳平太守刘千载、济阴太守徐阮,大肆抢掠后离开。简选二千五百名男女,交给太乐去教歌舞。

当时公孙五楼为侍中、尚书,兼领左卫将军,专擅朝政,他哥哥公孙归为冠军、常山公,叔父公孙颓为武卫、兴乐公。公孙五楼的宗族兄弟都在慕容超左右辅助国政,王公内外没有不惧怕公孙五楼的。

尚书都令史王俨谄媚公孙5楼,官升尚书郎,出任济南太守,后入任尚书左丞,当时的人们给他评论说:"想要封侯,侍奉5楼。"

扰晋亡国

慕容超又派公孙归等人率领三千骑兵入侵济南,抓住了济南太守赵元,抢掠了一千多男女后离开。东晋刘裕准备带领军队讨伐慕容超,慕容超在东阳殿召见群臣,商讨抵抗晋军。公孙五楼说:"吴兵轻疾果决,利于战斗,刚开始的时候锋芒勇猛锋利,不能和他们较量。应当占据大岘,不让他们进来,和他们拖延时间,败坏他们的锐气。然后可以慢慢地挑选二千名精锐骑兵,沿着海边向南前进,断绝他们的粮草运输,另外命令段晖带领兖州的军队沿着山坡向东边攻下来,在他们的腹背上猛击,这是上策。命令各地主座凭恃险阻固守,计算好要贮存的物质之外,其余的全都烧掉,革除地里的庄稼,让敌人没有供给。坚壁清野,等待时机,这是中策。把盗贼放进大岘,我们出城迎战,这是下策。"

慕容超说:"京都地方殷富,人口众多,不能立即入驻守备。青苗遍及田野,不能全都革除。假使用革除禾苗来守住都城,用以保全性命,朕做不到。当今我们占据了5州的地盘,有山河的坚固,有战车万乘,铁马万群,即便让敌人超出大岘,到了平地,我们渐渐地用精锐的骑兵去攻打他们,他们就会成为俘虏。"贺赖卢苦苦规谏,慕容超不听,贺赖卢退出来后对公孙五楼说:"皇上不用我的计策,眼看就要灭亡了。"慕容镇说:"如果像诏书说的那样,就必须在平原上使用战马为便,应该出大岘迎战,就算打不赢,还能退守。不应该把敌人放进大岘,自找窘逼。当年成安君没有守住井陉关,终于被韩信降服;诸葛瞻不占据险隘之处,终究被邓艾擒获。臣下认为天时不如地利,固守大岘,这是上策。"慕容超不听。慕容镇出来后,对韩稳说:"主上既不能革除青苗,坚守要隘,又不愿意迁徙人口躲避敌寇,真像刘璋。国家灭亡,我一定会为此而死,你们这些中华男儿,又要像吴越人一样纹身了。"慕容超听到这些话后非常生气,把慕容镇抓起来关进监狱。慕容超接着就聚集了莒、梁父两处的守兵,修筑城壕,简选兵马,养精蓄锐等待敌人的到来。

同年(东晋义熙五年,南燕太上五年,409年)夏,刘裕的部队进驻在东莞,慕容超派左军段晖、辅国贺赖卢等六人率领五万步兵骑兵进据临朐。不久,晋军超出了大岘,慕容超害怕,率领四万兵士到临朐去向段晖等人靠拢,对公孙五楼说:"应该进据川源,晋军到来以后没有水,也就无法打仗了。"公孙五楼带领骑兵飞速地去占据川源。刘裕的先驱将军孟龙符已经到达川源,公孙五楼大败而回。刘裕派谘议参军檀韶率领精锐兵马攻破了临朐,慕容超非常畏惧,独自骑马逃到城南段晖那里。段晖的军队又战败,刘裕的部队杀了段晖。慕容超又逃回广固,把外城里的人都迁入小城里固守,派他的尚书郎张纲向姚兴要求援兵。放了慕容镇,进升录尚书事、都督中外诸军事。慕容超召见群臣,对慕容镇谢罪说:"朕继承先人创建的大业,没有能够任用贤良,却刚愎自用,倒出去的水已收不回来了,后悔莫及!有才干的人们施展谋略,一定是在事情危急的时候,忠臣建立节操,是在面临灾害的时刻,希望诸君尽力想出奇计,共同度过艰危。"

不久,刘裕的军队围攻广固城,四边合围。有人背后告诉刘裕的军队说:"如果得到张纲攻城,城市就能攻下来。"当月,张纲从长安回来,就投奔了刘裕。刘裕让张纲绕着城市大声呼喊说:"赫连勃勃大破秦军,没有援军来援救我们了。"慕容超恼怒,用暗箭射他,张纲才退走。右仆射张华、中丞封恺都被刘裕的军队抓获。刘裕让张华、封恺写信给慕容超,劝说慕容超及早投降。慕容超就给刘裕送来一封信,请求让他做藩臣,以大岘为边界,并且进献一千匹马,以通和好。刘裕不同意。江南的增援部队接连而至。尚书张俊从长安回来,又向刘裕投降,对刘裕说:"当今燕人固守的原因,是倚仗在外的韩范,希望得到秦人的救援。韩范既是有声望的人,又和姚兴是旧日好友,如果赫连勃勃被打败后,秦人一定会来援救燕人,我们应当写密信引导韩范,许以重利,韩范一被招来,燕人就会绝望,自然会投降。"

刘裕听从他的建议,表荐韩范为散骑常侍,给韩范书信招引他。当时姚兴已经派他的将领姚强带领一万步兵骑兵随着韩范去洛阳和将领姚绍聚集,联合兵力来救济。适逢赫连勃勃大败秦军,姚兴把姚强追回长安。韩范叹息说:"上天要灭亡燕国了吧!"碰巧韩范这时收到了刘裕的信,就向刘裕投降。刘裕对韩范说:"你想立申包胥那样的功业,为何空着手回来了?"韩范说:"自从我亡祖司空以来世代承蒙燕主恩宠,所以我到秦庭里痛泣求援,希望能挽救燕国于祸难之中。适逢秦多变故,我的赤诚没有收到效果,可以说是上天要灭亡燕国,帮助明公。明智的人见机而动,我岂敢不来呢!"第二天,刘裕带着韩范绕城巡行,因此燕人人心离散畏惧,再也没有固守的心思。刘裕对韩范说:"你应当到城下去,把生死祸福告知慕容超。"韩范说:"我虽然承蒙你非同一般的恩宠,但是还不忍心去图谋燕。"刘裕对此很嘉奖,其实不勉强他。身边的人劝慕容超杀了韩范一家,以避免以后再有叛变的人。慕容超知道马上就要失败了,又因为韩范的弟弟韩稳尽忠不贰,所以其实不怪罪。这一年东莱下了血雨,广固城门晚上有鬼哭声。

次年(东晋义熙六年,南燕太上六年,410年)正月初一,慕容超登上天门,在城上召见群臣,杀马犒赏将士,文武百官都有升迁封授。慕容超宠幸的姬妾魏夫人随着登上了城头,看到晋军的强盛,握着慕容超的手,两个人相对着哭泣。韩稳规谏说:"陛下遭逢困厄。正是尽力抗争的时刻,却反而对着女子悲泣,这是多么庸俗啊!"慕容超擦干眼泪向韩稳道歉。他的尚书令董锐劝说慕容超越城投降,慕容超非常愤怒,把董锐抓起来关进了监狱。贺赖卢、公孙五搂挖地道出去和朝廷的军队作战,不利。河间人玄文向刘裕游说道:"从前赵人攻打曹嶷,望气的人认为渑水围绕着城市,不是进攻能够拿下来的,如果堵住五龙口,城市一定会自然陷落。石虎听从了这个建议,结果曹嶷要求投降了。后来慕容恪围攻段龛,也照着这么办,段龛投降了。投降后不多久,又将五龙口震开了。旧基还在,可以堵住它。"

刘裕听从玄文的话。到了此时,城中的男女有一多半人患了脚弱病。慕容超乘辇登上城头,尚书悦寿对慕容超说:"天地不仁,助敌寇为虐,战士得病。一天比一天衰弱,困守空城,外助没有希望,天时人事,也可以从此知道了。假使国运已尽,尧舜让位,转祸为福,敬奉圣明。最好是追随许、郑的踪迹,以保全宗族的继承人。"慕容超叹着气说:"兴和衰都是天命。我宁愿挥动宝剑战死,也不能衔璧投降去求生。"当时张纲给刘裕制造冲车,用木板覆置车上,用皮革蒙上,同时设置各种巧妙的机关,城头上的火石弓箭等都不起作用;又制造飞楼、悬梯、木幔之类,从速处逼近城头。慕容超非常愤怒,把张纲的母亲悬挂起来肢解了。城里出来投降的人接连不断。刘裕从四面进攻,杀死和打伤了很多敌人,悦寿打开城门接纳刘裕的军队。慕容超和身旁的数十人出城逃跑,被刘裕的军队捉住。刘裕数说慕容超不投降的罪状,慕容超神色自若,一言不发,只把母亲托付给刘敬宣而已。慕容超被押送到建康(今江苏南京),南燕就此灭亡,慕容超在街市被斩首,时年二十六岁。 慕容超死后无谥号、庙号,有史家称他为南燕末主。慕容超同时也是除系出同源的吐谷浑外,五胡十六国时期源自鲜卑慕容部的最后一位帝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更年期综合征中医治疗
中医治疗癫痫的办法有哪些
银川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