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世界历史

小刀会起义与近代上海学术讨论会综述

2019-05-16 20:58:35

所谓秘密社会,就是指存在于民间的各种秘密结社活动,多以“社”或“会’相称。首先,秘密社会与民间结社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广泛存在于民间的各种结社的互助方式,就为秘密社会所吸收,采用。其次,秘密社会又不同于一般的民间结社,它不但仅是单纯的民间互助团体,而是民间反抗官府的秘密组织,同时,它具有隐蔽性、秘密性,有一套流行于会内成员之间的暗号、隐语系统,非会内成员不得而知。由于秘密社会大多结帮成派,又有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颇具黑幕性质的组织结构,所以近代以后又俗称帮会、*。本文试图就明朝秘密社会的状态进行初步的探讨,并对天地会的起源提出新的看法。

1、明朝的秘密社会

明朝民间的结社活动极为频繁,会社名称五花八门。可以这么说,在清朝之前,秘密社会活动的发展,至明朝巳到达了极盛。换言之,几近所有清代秘密宗教

[6][7][8][9][10] ... >>

结社与秘密社会的活动,都可以从明朝找到其源头,只是因为晚明至清初这一段时间内档案资料的匮乏,才使得明清两代秘密社会活动的渊源关系变得较为模糊。而秘密宗教结社则不同,由于各个教派宝卷的得以保存,使得弄清楚两者之间的渊源关系显得较为容易。就目前的研究状况来看,事实也确是如此。但笔者确信,随着史料整理工作的展开以及研究的深入,弄清楚明清两代秘密社会之间的渊源关系,将为时不远。

一个庞大的游民阶层的存在,是构成秘密社会必须具备的社会土壤。明初朱元璋立国,对游民问题大加惩治。首先,他要求统治下的臣民百姓,无论是出仕、务农,还是做工经商,都要各务本业,决不允许闲惰。其次,他规定,若有军官军人学唱,就“割了舌头”,若下棋打双陆,就“断手”,蹴圆踢球,就“卸脚”,做买卖经商,就“发边远充军。明成祖朱棣也有乃父之风,他对游惰之民的禁止也极严厉。他下令,让那些无恒产却又好讼的““奸民”,即无赖游民,归于田亩,授田耕种”。

明太祖、成祖这种雷厉风行的措施,使明初几十年时间里部份消除了乡村土地兼并的不合理现象,农民大多依附于土地上,从而导致城乡无赖阶层缺少必要的后备军。所以,在明初的洪武、水乐、洪熙、宣德几朝,无赖游民的活动唯一零星的记载,并没有大量出现的迹象。与此相应,秘密社会的活动也是销声匿迹。

正统以后,由于乡村豪强兼并土地日益剧烈,更由于农村赋役沉重,一些自耕农或半自耕农纷纭宣布破产,脱离了土地,或流落到城市,成为城市平民,或窜迹山林,成为流民。所以明英宗在正统六年(1441)的诏令中也不能不承认,“近年有司劝农不至,种耕者少,游惰者多”。又据记载,成化2十一年(1485)五月,都察院右都御史朱英上奏,认为近来京畿旱荒,民不自保,只好人城就食,以致“流移之民聚集日多”[6]。京城内饥民的增多,一方面给社会治安带来一些麻烦,另一方面也不断滋生出社会闲散人员。同时,由于明中期以后商品经济渐趋繁华,随之就有了一些新的天下码头的崛起。据载,诸如荆州、樟树、芜湖、上新河、枫桥、南濠、湖州市、瓜州、正阳、临清等处,都是天下商货辏集的大码头,[7]它们或在长江沿岸,或为运河钞关,大多为水陆要路,交通发达。在这些城市或商业大码头,由于商货会集,各色

[6][7][8][9][10] ... >>

人物荟萃,所以奸伪、诈骗之事时常发生。

正由于如此,所以自明中期以后,在城市中无赖游民大批产生。如成化年间,有一种无赖游民即“喇唬”的活动日渐猖獗。从当时的兵部尚书余子俊的上奏中可以得知,喇唬是指闾巷恶少与各处逋逃罪囚结聚党类后的称呼。[8]这批人不务生理,好逸恶劳,三五成群,好凶相济,结成党群。他们的活动,或打架斗殴,行凶*;或横行市肆,强取货物,或充当揽头,兜揽钱粮,从中糁杂糠土,获取暴利,有时甚至在运河与长江沿岸的交通要道,私设关津,打抢货物,霸占一方码头。[9]

这些无赖游民,是不是歃血拜盟,由于资料缺乏,目下尚不敢遽下论断。但他们结帮成派,已具帮会雏型,这却是毋庸置疑的。如正统五年(1440),通州张家湾军余邵文斌9人,各立“郎头”、“铁脸”、“阎王”、“太岁”、“先锋”、“土地”等名号,“来往上下码头,斯侮良善,吓骗财物”,恃强凌弱[10]。成化6年(1470),山西太谷县杜文翥,自号“都太岁”与兄弟一起结交一批恶少,号“10虎”、“2贤”、“八大王”,横行乡里,经常聚众做一些不法之事。[11]在南京,也有一批无赖莠民,结成带有*性质的秘密帮会。这些莠民团伙,有时以所结交成员的多寡取绰号,于是就有了“十三太保“、“三十六夭罡”,“七十二地煞”等称呼,有时又以自己所执器械取绰号,这样就有了“棒椎”,“劈柴”、“槁子”等称号。[12]从这些莠民团伙的活动来看,诸如替人营办婚丧、打官司、报私仇。带有互助性质,与清朝秘密社会颇为近似。至于“十三太保”、“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的取名,以及以所执器械取名,更是秘密社会组织所惯用的手法。如清乾隆10三年(1748),福建宁化县就出现了“十三太保铁尺会”,其所执器械即为铁尺。[13]自宋江以“三十六天罡”起事以后,特别经小说(水浒传)的渲染,使“三十六罡”之说在下层平民中广泛流行,而此风在秘密社会中则尤盛。所以,在明朝苏州一带,无赖游民所组织的秘密社会团伙则称“天罡党”[14]大致自正统以后,讼棍多由无赖游民组成,并且构成了自己的秘密组织。如直隶丹徒县有徐义等数人,不事生产,“唯持人短长,告讦以取钱帛”。他们“共刺血誓,生死无相背”,还自己取绰号,分别有“开山龙”、‘猛烈火”,“言鹦鹉”,以此吓诈当地百姓。[15]从“共刺血誓,生死无相背”来看,他们已有歃血拜盟的行动,而且形成了自己的秘密团体。正德、隆庆以后,在北直

[6][7][8][9][10] ... >>

隶的保定、真定二府,也有无赖讼棍的活动,他们“聚党伙告”,陷害他人。[16] “聚党伙告”云云,事实上就是结成秘密团伙的明证。不仅如此,当时保定府还有一种“刁头”,也以告讦为业。他们每次告讦,均广泛散香,从会众中敛钱,号称“香会”。[17]而在淮安、扬州一带,这些奸棍替自己的组织取名,叫做‘躲雨会”。意思是说他们能躲避风雨。在山东,奸棍则自称其组织为“三只船”,意思是说“不畏风波”。[18]万历以后,杭州的一些不逞之徒也“结党联群,内推一人为首”,专以告状、欺骗为业。每天凌晨,徒党“会于首恶之家,分投探听地方事情,1遇人命,即为奇货”。[19]从“结党联群”、又有魁首、每天集会来看,这个无赖团伙也当属秘密社会团体。

在讼棍这类秘密社会中,不能不提及“访窝‘与“访行”。访窝在嘉靖至万历年间即已出现。如当时江西贵溪有一巨窝,“各处采访者皆集焉”[20]可见这是个无赖游民的巨窝,而且这类带有秘密社会性质的访窝,已是文通官府,共为不法。固然,这类秘密团体还当推明季存在于苏州一带的“访行”最为著名。考访行的源流,大概以邵声施为宗主的时候为较盛。当时,邵声施创设了“保生社”,其下的同党有朱灵均,邹曰升、陆惠云等,再下面还有一些人,号称“干儿”。不久,访行的组织就有八大分、八小分这些称号。直到王九玉执掌访行的牛耳,内部开始角立门户,党徒就一分为二,于是又有了南习匕两部。等到王九玉死于狱中,其下的党徒竟相雄长,出任访行宗主的人,不下数十人,而依附于他们的无赖棍徒,也以千百计,“访行之盛,至于斯极矣”。[21]

在明朝的秘密社会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中期以后在各处出现的“打手”及其秘密组织“打行”。据载,打手始自成化初年。当时巡抚佥都御史韩雍暂时雇募“敢勇”以征寇盗,“事平罢之,不为定例”。可见,在成化初年,打手只是以“敢勇”的名称出现。嘉靖初年,才有打手的正式出现。其后,广东各府县自己可以雇募打手,“各支给工食,而军门所支月粮遂为虚名矣”。[22]明中期以后,打手在两广地区的权势极盛,尤其是广州、新会两地,打手更是云集。如明人茅坤就说,在明朝的抗倭军队中,“其余当不过柳州水东岩之游民,与广州、新会打手之屑而已”。[23]其实。广西一带不仅出“游民”,打手、杀手也极着名。据载,广西之兵凡隶属于将军营者,称为“杀手”,而

[6][7][8][9][10] ... >>

隶之各个哨堡者,则称“打手”。[24]此外,在江西南赣的徭役名色中,也有“打手”与“力士”两种。[25]这不仅说明打手江西也存在,同时力士也大致与打手相近。如戚继光抗倭时,所募兵中也大多为浙江东阳、义乌的力士。

打手之起,最初不过流入“镇夷”军队中,或者镇压地方性的“寇盗”。后抗倭军兴,打手、杀手、力士就纷纷流入抗倭军队中。由于这些打手本身就是无赖游民,所以入伍以后,其行为也与“盗贼”一般无异。每遇调发,这些打手就“千百为群,恃羽檄文移,公行剽掠,所过无不残灭”。等到乱事定后,他们自己也攘臂而起,成为绿林豪客,或结成秘密社会性质的打行。

在经济富庶的江南地区,尤其是苏州、松江2府,出现了一大批专职替人报私仇的社会闲散人员。他们“皆系无家恶少,东奔西趁之徒”。[26]这批不良之徒,结党成群,凌弱暴寡,势不可挡。这些无赖正是当时名震江南的打手,又称“青手”,而打手的组织则称“打行”。

就打行的发展过程来说,先是昌盛于苏州,随后才迁延到松江。时间大致起于嘉靖中叶,至万历八年(1580))以后达到极盛。嘉靖三十八年(1559),翁大立就任应天巡抚,严禁打行,侦缉诸恶。因而,打手们只好一起歃血拜盟,用白头巾抹额,各持长刀巨斧,夜攻吴县、长洲及苏州卫的监狱,劫囚自随。天明,打手们冲出葑门,斩关而出,逃入太湖,成为绿林豪客。[27]经过这一次变故,苏州打手的势力遭到部分的打击,但并没有被消灭。自此以后,打行的活动逐步转移到松江、嘉定一带。如明末嘉定人侯峒曾就说;“打行薮慝,敝邑(指嘉定县逐一引者按)为甚。小者呼鸡逐犬,大者借交报仇,自四乡以至肘腋间皆是”。[28]

打行打人有一套秘密的规矩,内部成员转向传授,外人不得而知。[29]另外,打行一旦为官府所追捕,就歃血拜盟,窜入绿林,这大概就是所有秘密社会的必定结局。

[6][7][8][9][10] ... >>

清朝的秘密社会中,青帮即青门中人大多由盐枭、光蛋、漕运水手组成。其实,明代的贩私盐枭也结成了秘密帮派。据实录载,早在天顺年间,南京的盐徒就“私遣铳炮短枪”,公开拒捕。[30]在各地的盐场中,还有一些积年无藉之徒,号为“长布衫”、“赶舡虎”、“白赖好汉”等名色,“专一挟制客商,吓诈财物,以为生计”。[31]这些盐枭十五成群,除公然贩私之外,有时也劫夺江中客商。[32]盐枭除贩私盐以外,还“结党行劫”,互相仇杀。如施天泰、龚腾、王班头、董琦等,都是太仓沿海一带极其闻名的枭棍,“始则因利贩私,既而结党行劫,又至出海通番,相互仇杀”。[33]可见,这些盐徒平时就构成一股黑权势。从盐枭自称外号和有结党行为来看,明代盐枭也是构成秘密社会的一股黑势力。

综上所述,明代秘密社会的势力极盛,帮派林立,而其成员构成,大致不外乎无赖棍徒、盐枭、打手、讼棍之类,并且均有自己的团伙,立有会、社名,也有歃血拜盟的行动。所有这些,都为天地会的产生提供了社会基础。

二、天地会起源于明朝

自辛亥革命以来,关于天地会的起源问题,海内外学者的研究成果颇多,但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近据报载,天地会诞生地和创始人已被确认,即福建省云霄县高溪村为天地会的诞生地,创始人是提喜和尚,创会时间为乾隆2十六年。这一结论,被称之为“本世纪我国历史学的重大发现”[34]云云。

其实,关于天地会的起源。过去就有争论。据有的学者统计,已有十三种之多,将来仍会有争议。据笔者看来,将乾隆二十六年提喜和尚在高溪村创立天地会1说,作为史学界的共鸣,似乎为时尚早。笔者通过对明朝秘密社会状况的考察,再综合参考前人对天地会的研究,

[6][7][8][9][10] ... >>

重新提出“天地会起源于明朝”一说,供学术界参考。

天地会起源于明季的说法,最早是由王重民先生提出来的。他的根据是明末潘季驯《兵部奏琉》中《擒获妖党》1疏。据此疏载,明万历十年(1582)二月十日,苏松常镇兵备道揭帖称;督率兵快,诣龙华庵,将海住等拿获,又将甘露寺憎汪元洪等捕获解府。据汪元洪称,他有异姓兄弟十八。北方5人,名为黄思、黄仁、黄义、顾实、贞静,以仁义礼智信为号,名目“北票”。汪元洪与雪峰、贞成、蔡元溪、元明等人,以金木水火土为号,名日“南票”。相约于四月初一日,南票在南京报恩寺,北栗在北京天宁寺,同时举兵,据此,王重民认为洪门之创建,即记念汪元洪。入清后演为朱洪竹或朱洪英。汪元洪兄弟十人,编为南北两票。均有五祖之资格。而异姓兄弟以票为号,尤与洪门组织相台。故洪门乃始于明季。[35]纯用此疏记戟,以证明天地会始于明季,证据确嫌单薄。然此疏至少可以说明在明末,异姓兄弟结拜极为盛行。同时,王重民先生的高明之处在于将异姓兄弟结盟以“票”为号与天地会组织中的“5房”联系在一起。事实确是如此。在明代,“票”作为一种组织团体,也是十分流行的现象。如在陕西长安县,其编里组织与一般通行的里甲制有所不同,其中奏王所食更名地。编为忠、孝、廉、洁、仁、义、礼、智、信九牌,而屯卫所辖的屯卫地,则以“票”为单位,编成十三票。[36]尤堪注意者,在明代,“票”不仅是组织单位,同时又有以“5”数为票者。如袁黄在宝坻县设社仓,就以“5家为一票,票有头”。[37]这类以5数为票,与天地会分五房的做法,其间的承传关系颇值探究。故笔者认为,天地会并非至清乾隆中期破获以后才得以出现,其间必定有一个起源以及变迁、发展的进程。

笔者重新提出天地会起源于明代说,决非过去旧说的翻版,而是在大量发掘占有资料的基础上,独辟新的角度,考察天地会的起源,并提出以下两条直接证据。

第一,天地会之名见于万历初年,大致比潘季驯的上奏早三年,即万历七年(1579)。史载:

[6][7][8][9][10] ... >>

> (万历七年正月)诛妖犯王锋等,散其党。锋系武成中卫舍余。幼为僧,后还俗,师事妖人林福。左臂疤痕似半月形,脊背多白点如星,肋下有白点,形如北斗,腿上有三黑子,自称天地三阳会。又盖三阳殿,造混元主佛三尊,傍列伪封蔡镇等为三十六天将,捏造妖书、违法器物,煽惑男妇六十余人,以度劫为名。事觉,伏诛。

这是一条极为重要的史料。这是因为,万历七年的“天地三阳会”,与万历十年汪元洪“妖党”案,时间极为接近,两者之间必然会具有某种联系。据笔者所知,至今仅有研究明清秘密宗教结社的喻松青先生,在《明清白莲教研究)一书申提到过“天地三阳会”。[39]遗憾的是,喻先生没有详引“天地三阳会”的内容,并将其与天地会这1秘密社会加以结合研究。

从上引资料来看,“天地三阳会”与“天地会”必然存在着渊源关系。理由以下:

(1)据留下的天地会文件《西鲁序》或(西鲁叙事,均认为天地会的创始人为僧人万云龙,即所谓的“万大哥”,而天地三阳会的创设人为王锋,“幼为僧,后还俗”,也具有僧人的身份。

(2)据伦敦不列颠博物院所藏“洪门总图二”,可知天地会设有佛祖殿。以下五房,长房为蔡德忠。[40]而上引史料中的天地三阳会,亦设三阳殿。三阳殿即佛殿,“傍列伪封蔡镇等为三十六天将”。虽然三阳殿中傍列达三十六人,但长者为蔡镇,亦姓蔡。同时,“三十六天将”之说,在天地会所传文书中亦能印证。如守先阁本天地会文件《西鲁序》,也说及天地会创设时,召集天下英雄,共有1百一十八人,为“学三十六名天罡,七十二名地罡”。[41]这决不是偶然的偶合,而恰好证明天地会文件《西鲁序》,虽为传说,却有史影可寻。

[6][7][8][9][10] ... >>

> (三)据上引史料载,王锋创立天地三阳会之前,曾师事“妖人林福”。那么,这个林福在后世传说的天地会文书中又是如何体现的呢?据嘉庆十六年官府文获的广西东兰州天地会成员姚大羔所藏《会簿》,说五房为长房吴天成、二房洪大岁、三房李色地、四房桃必达、五房林永招。[42]可见,五房林永招也姓林。又据《西鲁序》,天地会始创时期的五虎将,分别为吴、方、张、杨、林五姓,后者亦姓林。无论是后五房中的林永招(又作昭),还是5虎将的林姓人物,大概均与林福有一定的关系。

(四)众所周知,天地会又称洪门,后又陆续改称“三点会”、“三合会”。据陶成章《教会源流考》,三点会者,为取洪宇旁三点之义。后“或嫌其偏而不全,非吉祥之瑞,乃又取共之义而连称之,又改号曰三合”。[42]“3”字之说,并非全取自“洪”字旁三点之义。中国古时即称三为阳数。如《春秋元命苞》官,“阳数起于1,成于三,故日中有三足鸟。’又如(易》乾坤诸卦,其数皆必为三。故《黄帝内经素问·六节藏象论篇》日,“天以六六为节,地以九九制会,……3而成天,天而成地,3而*。”而在明朝天地三阳会中,“三”字之说甚确。天地三阳会之取名,大有比附的含义,即因为王铎左臂疤痕似半边月形,脊背多白点如星,肋下有白点、形如北斗,腿上有三黑子,故称“天地三阳会”。后世天地会《会簿》中有八拜之说,其中前四拜为“一拜天为父,二拜地为母,三拜日为兄,四拜月为嫂”[44]。“天地”之称,在天地三阳会中已出现。拜日为兄,当源于阳从日,而拜月为嫂,盖起于王铎“左臂疤痕似半月形”。另在天地会的文书图像中,有一“木杨城”,又写成“穆杨城”。《尚书·洪范》日:“三日木。”可见,木生数三,成数8。此木杨城,杨当为阳之讹,木又为三数,显然木杨城者,即“3阳城”之隐称。而在明朝天地三阳会中,有三阳殿,盖木杨城图像源于三阳殿。又天地会入会仪式中有“拜斗钻刀”这一项,所用木斗内藏满米粮。除旗帜之外,有不可少的几种物件,即灯、剑、镜、戥(即秤)、尺、剪、算盘等等。这种“斗灯”,为道教建醮中最重要的项目之一,斗内物件,一如上述。可见,天地会与道教的关系非浅。而中国民间的秘密宗教为杂糅佛道而成。明初秘密宗教多行“拜斗”之仪,为朱元璋所定法律制止。当民间秘密宗教死灰复燃以后,拜斗之仪也随之恢复。故天地三阳会中,又有王铎身上白点形如北斗之比附,明显也属道教拜斗转化而来,从而与天地会保持着一定的渊源关系。即便固如陶成章所说,即三点、三合

[6][7][8][9][10] ... >>

之名得自洪字旁三点,却也能从明朝的秘密宗教结社中找到证据。从系统上讲,天地三阳会当为弘阳教的起源。弘阳者,最初当为“洪阳”,如成化年间收缴烧毁的各类妖书中,就有《金锁洪阳大策》。可见,洪门的意思,大概起自‘洪阳”之说,而非记念朱洪武之义。弘阳教又称阳门,便可为证。

(五)据有些研究者确认,天地三阳会当为其后弘阳教的原型。三阳者,即为弘阳教的三阳说,也就是红阳、白阳与清阳。据喻松青先生考证,弘阳教的创始人为韩太湖,即飘高祖,又号弘阳子。他生于隆庆四年(1570),直隶广平府曲周县人。于万历212年(1594)正月十五日在太虎山中悟道,立教开宗。

这位弘阳教的创始者韩太湖,大概就是天地会传说《西鲁序》中前五房方大洪的原型。贵阳修志局本天地会文件。曾提到“只剩五人,走至龙虎山,五虎大将会成张敬绍、杨文左、林大洪带了数百罗汉兵下山挡着清兵。”守先阁本天地会文件《西鲁序》亦说:“五人又被渭(清)兵追赶,黑夜追至白云连天,始脱罗网。兄弟又走,走到龙虎山,有吴左天、方惠成、张敬招、杨文左、林大纲,一走走到岳主庙修行。”而萧一山辑《近代秘密社会史料》引《西鲁叙事》,则说五人“走至广东惠州府石城县高溪庙中居住”。所有这些记载,都是韩太湖创设弘阳教历程的变型。首先,韩太湖与方大洪谐音。其次,韩太湖在太虎山得道创教。而天地会文献则将其改成龙虎山。再次,《西鲁序》称五祖在广东省惠州府石城县高溪庙结盟创设天地会。这个高溪庙决非实有其地,而是一个托称,却与韩太湖极有关系。萧一山辑《近代秘密社会史料)所收四张腰凭,其中三张均有“飘”字。萧一山在按语中认为‘飘”字不可解。[46]其实,“飘”字与韩太湖却有关系。韩太湖号称“飘高祖”,又称“飘高老祖”。如果将“飘”宇与高溪庙结合起来看,那么可知飘、高溪庙均从“飘高祖”1称分解、变化而来。其中“溪”字当从“湖”字变化而来。天地会文献中《二房祖诗》云:“二房插草方大洪,红旗飘飘镇广东。高溪起义扶明主,夺转明朝立大功。”诗中就藏有飘、高两字。另外,据喻松青先生考证,无极老祖有五子,而飘、高祖又为无极老祖的第五子。[48]天地会中关于五祖的传说,可能就是从弘阳教系统的无极老祖有五子变化而来,弘阳教中无极老祖二子释迦立乾坤之说,也为天地会所承袭,如天地会文献图录中就有“乾坤图”。[49]

[6][7][8][9][10] ... >>

当王铎创设天地三阳会时,曾立三阳殿,殿中供奉混元主佛三尊。这三尊主佛即弘阳教系统中的混元老祖、无生老母、真空古佛,他们均安天立地,职掌天宫,帅领诸祖。所以,早在成化年间搜缴的“妖书”中,就有很多涉及天、地之称的“妖书”。如《番天揭地搜神记经》、《安天定地绣营关》、《通天彻地照仙炉经》、《六甲明天了地金神飞通黑玩书》等[50]。据此可知,早在成化年间,民间秘密社会的秘书中,就有很多关于天、地的说法。另外,弘阳又称洪阳、红阳,如弘阳教有《混元弘阳苦功悟道经》、《红阳宝忏中华序》,这大概是天地会又称洪门、红帮的根由。

第二,天地会、洪门中的秘密文书即《海底》,最迟在明代成化年间即已出现。清代帮会中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在清军入台以前,郑克爽将全部有关天地会的文件,包括《金台山实录》、天地会成员花名册及“延平郡王招讨大将军印”装入铁箱,于清军进驻台湾前,沉入海底,然后拔剑自刎。此铁箱沉入海底后,被海水冲至福建,后由渔民陈寿亭捞得,道光2十五年由郭永泰购得,帮里的人将这些文件编纂成书,这就是《海底》。究之史实,此说确实子虚乌有。但天地会的文件称为《海底》,却颇值得玩味。据载,在清末从属于天地会系统的哥老会的隐语中,曾称会内秘密书为“金不换”、“海底”。[51]这些称呼,恰好能在明代成化年间搜缴的秘密文书即“妖书”中见到。据《明宪宗实录》与《皇明条法事类纂》载,成化十年(1474),山东道曾搜缴到不少“妖书”。其中有一部名《海底金经》。[52]不言而喻,《海底金经》就是清朝天地会秘书“金不换”、“海底”之称的历史原型。而且“海底”一称,作为隐语,在明末民间一直被引用,称为“海底眼”。如《西游记》第三四回:“小妖见说着海底眼,更不疑惑。把行者果认做一家人”。冯梦龙《醒世恒言·勘皮靴单证二郎神》;“王观察见他说着海底眼,便道:“‘这厮老实,放了他好好与他讲’。”凌濛初《拍案惊奇》卷十四说到光棍“扎火囤”被1泼皮识破,也提到“海底眼”1词,明显其意也当为底细、秘密。当然,由于明朝廷的烧毁和历史的沉湮,现在已没法见到明代成化年间即已存在的《海底金经》,但此书必然会在民间秘密流传,以至在清朝天地会的秘密文书中再次出现。

综合上述两条直接证据,可以得出以下结论:天地会起源于明朝的秘密宗教结社。简言之,天地会即洪门(红帮)当起源于明代的弘(洪、红)阳教;清门(青帮)当起源于明朝的罗教。在秘密社会与

<<[11][12][13][14][15][16][17][18][19][20] ... >>

合肥专治性病的医院
七台河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月经紊乱的治疗吃什么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