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世界历史

谈阶级分析

2019-06-07 22:52:34
  「经济决定论」和「唯经济主义」,光从经济看问题,都不是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因为每当马克思论及任何经济的要素或范畴的时候,都不是□一个单纯、孤立的经济现象,而是从社会整体来考虑的。每一个经济的概念,同时也有政治的和意识型态的意义在里头。
  
  做阶级分析的时候,经济的层面基本上决定阶级的位置,政治的或意识型态的层面则决定阶级的立场;阶级的位置是客观决定,阶级的立场则是主观能动的,有主体的因素在里面。所以在不同的事变里面,不同阶级会采取不同的立场,同一个阶级也可以采取不同的阶级立场。例如抗日战争时的中国资产阶级,有些亲日,有些抗日。毛泽东在分析这个现象时,就认为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这个资产阶级的分层会采取抗日的立场,这个立场是所有中国各阶级都有的立场,所以共产党制定了一个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联合不同的阶级在共同的立场上统一起来抗日。
  
  做阶级分析要做社会调查,了解某一个社会的阶级或者阶层,为何会采取某种政治的或阶级的立场。例如我们透过社会调查,在大罢工的事变中,我们可能会了解小资产阶级、技术人员、工程师会不会站到罢工工人的立场支持罢工。这是阶级分析很重要的策略意义,而不是像西方的社会学,从社会的某些因素,从一些条件,找些资料做统计,来分□分格子。目的是解决矛盾要对斗争的策略产生影响,作为策略上的运用与考虑。做社会调查不是调查所有的社会关系,重点是调查对立的、矛盾的关系,为了提供斗争时制定策略的根据。一般社会学的依照收入所做的分析,相形之下就没有意思。例如劳资之间的对抗性关系,就是社会调查的重点,收入就不重要,因为它没有对抗性的意义,不是对立的矛盾,所以,若不是调查对立的或对抗性的矛盾的社会关系,对斗争策略没有意义,这不是阶级分析。
  
  资产阶级革命之后,资产阶级把自己的想法硬塞给工人阶级。例如民族主义,就是资产阶级的玩意儿,是商品交换里市场问题产生的,但是资产阶级却把民族主义带到工人中去,让工人阶级为了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去抛头颅洒热血;很多资产阶级革命就是这样,但后来成功了,由资产阶级掌权。有人说,如果由无产阶级来瓴导就不会这样子。这真是书呆子的话。假设,无产阶级主导、带领资产阶级进行民族民主主义的革命,建立了一个无产阶级掌握的政权,也就是毛泽东所说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这种革命是否可能?很多人相信中国革命的成功是因为新民主主义,对这一点我是有保留的。我并不相信中国革命成功,是由於新民主主义,因为「无产阶级领导」这几个字的有问题;有些人把这一套搬来台湾或其他地区,认为可以用民族主义,台湾的工人阶级作为领导,团结社会各阶级,推翻外来统治的国民党。这一句话,就有一百个问题在里面,例如:台湾的无产阶级如何取得领导地位?如果台湾无产阶级已经取得了领导地位,那麽为何还要去宣传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不是自己找麻烦吗?因为民族主义会使工人间自己分裂不团结,尤其是「台湾民族主义」,立刻会引起工人间的怀疑和不信任。另一个问题是「二阶段论」的革命的提法,似乎是要等到无产阶级掌权以后,再进行适合於无产阶级的革命,这个更是荒唐,这一类的说法是资产阶级设计来误导大湾工人阶级的说词,同时也是误解了中国革命。
  
  中国革命是为了反对「三座大山」,就是反对「帝国主义」、「官僚主义」和「封建主义」。反封建就是反地主反买办,是资产阶级革命的任务,反买办、反官僚,其实也是在反对资产阶级,这是带有社会主义革命的性质。就算是在统一战线时期,共产党也不只是要进行资产阶级的革命,而是为了各阶级共同的利益不得不团结在一起。即使如此,资产阶级仍然是不情不愿地、半心半意的抗日,这从国共合作的雳史可以看出来。所以中国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是在进行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但也同时在进行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并不是两阶段,而是一阶段。两阶段事实上是叛徒理论,陈独秀理论。有些人说独立也是两阶段论,什麽先争取台湾独立,再解决社会结构的问题,说什麽台湾不独立什麽都别谈,这些说法都是要台湾工人先去冲锋陷阵。
  
  我们从阶级分析,可以分出「联合战线」的策略和「统一战线」的策略。联合战线是对同一个阶级立场的不同团体和利益集团进行的联合策略;对不同阶级的团结,就是用统一战线的策略。统一战线的策略是又有联合又有斗争;联合战线则是以批评和自我批评来进行的,其中的矛盾是非对抗性的矛盾,毛泽东称之为「人民内部矛盾」,所以解决的方式是从团结出发,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对知识份子应该说是从团结出发,先进行自我批评,然后才是批评。统一战线,是有批评有斗争,有团结,也有孤立,这也是毛泽东说的阶级的、革命的路线问题。
  
  在台湾,比起当年中国革命时的阶级分布更加复杂,有更难以触及的问题,尤其是在涉及国际资产阶级,因此对台湾的阶级分析应该做进一层的调查研究,不能粗暴、过分简单地用「买办资产阶级」的概念,来把国际资本对台湾的影响简单地概括,而且同样地对台湾本地的资产阶级,也不能用「民族资产阶级」来概括,这些都、会对台湾斗争的策略产生很大的错误,而带来可怕的失败或者徒劳无功。
  
葫芦岛治疗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四平治疗癫痫哪家好
广元整形美容医院那个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