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文化

漢元帝劉奭一名運氣欠佳的理想主義者

2019-05-22 19:32:27

陽春三月,草長鶯飛,未央宮里張燈結彩,鼓樂聲聲,霍皇后風光入主,車駕盛大,眾星捧月。

当白昼热闹喧嚣的潮水退去后,孤冷清霜的寒月悄上枝头,照怜着一个孱弱静默的四岁稚童。

他叫刘奭,西汉第十一名皇帝,史称汉元帝,大汉王朝,自他而始,由盛转衰。

他虽身为天子,却一生气运不佳,似总有乌云笼罩其上,挥赶不去,实是一位可怜帝王。

童年缺爱,孤苦无依其父汉宣帝刘询一生传奇,生长于民间,在壮年时突然被迎入宫中,受封称帝。虽是皇室骨血,但初入王宫,也是谨小慎微,处处受制于权倾朝野的霍光大将军。因而明知他的结发妻子许平君被霍家毒害,为的是要立霍家的女儿为皇后,他也不得不忍辱负重,照单全收。

这是属于成人世界的残酷,但是对于一个年仅四岁的孩童来讲,他只知从此他便孤苦无依,身边只剩威严冷漠的皇帝父亲,和永远盛气凌人的霍家人。年幼的心灵遭受了不安和恐惧,便会万分贪图温柔和稳定。因而柔仁好儒,委政宦官,也是命运的必定。

但是汉宣帝很不看好这位太子,屡有废弃之意。有一次当众厉色批评他:“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奈何纯任德教,用周政乎!且俗儒不达时宜,好是古非今,使人眩于名实,不知所守,何足委任?”乃叹曰:“乱我家者,太子也!” 知子莫若父。

他后来用八个字形容自己当皇帝的感受:夙夜栗栗,惧不克任。一位不适合当皇帝的人,却当上了,这应该就是运气不佳的开始吧。

即位不佳,灾异并臻黄龙元年十二月(公元前49年),宣帝崩。汉元帝刘奭即位。从此开启了天灾人祸不断的十六年。即位当年,关东11郡国发大水,民饥,人相食。

第二年春,陇西地震,败城郭,毁祖庙,压杀民众。同年秋,地震再起,山崩地裂,水泉涌出,北海泛滥,百姓困顿,四处流亡。初元三年,旱灾,并珠崖起事,诸县反叛。初元五年,有“异星”,太阳暗昧,庄稼欠收,寒霜普降。

永光元年,天下饥荒,塞下兽尽,匈奴民饥。永光二年,日蚀。永光三年,冬,地震。永光四年,再现日食。永光五年,颍川水溢。同年,黄河决口于清河郡,滔滔黄河水,奔流四野,死伤无数。

三年后,再决口于馆陶和东郡,淹没4郡三十二县,洪水吞没15万公顷土地,冲毁官亭民庐4万多所。建昭三年冬,齐楚地震,雪断树木,房倒屋塌。建昭四年,蓝田地震,霸水壅塞,堤岸崩溃,泾水阻流。

大自然无情玩弄着汉元帝,他执掌的江山,多灾多难,这让他“战战栗栗,夙夜思过,不敢荒宁”,他减省膳食,少用苑马,撤减乐府,但也不能挽救开国日久,百弊丛生,日益衰颓的大汉王朝。王朝有王朝的周期,历史有历史的规律。

决策欠佳,每决必失

元帝“宽弘尽下,出于恭俭,号令温雅”,他是一个好人,然而他又“牵制文义,优游不断”,所以他当不了一个好皇帝。

永光二年秋,羌族叛乱,右将军冯奉世自荐出征,向元帝索要六万兵马。丞相和御史大夫们不允,说秋收在即,人手不足,只得出1万人马。冯将军又据理力争,双方相持不下,元帝也左右为难,无法决策。最后只得幽幽说出:“就征一万二,多给两千吧。”

冯将军无奈率军前行,第一仗就被羌兵杀得大败。急报回京,元帝这才懊恼没有听从将军之言,弄得损兵折将。遂发狠补兵六万,方才挽回局势。元帝的犹豫不决,进退失据,可见一斑。

元帝少而好儒,曾因向宣帝进言“陛下持刑太深,宜用儒生。”而被其父训斥,“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奈何纯任德教,用周政乎!乱我家者,太子也!”但是元帝还是有他自己的政治理想,他深望天下苍生都能知晓经中大义,如此,他便以为天下安宁,盛世可望了。

于是,他下令,广进太学,只要符合贤良好学的标准,便可不限名额,由郡国推荐,入长安学习。但是元帝空有理想,没有付之实现的公道规划,致使几年后,因财力不足,这1假想也只成设想而已。

失之交臂,昭君出塞“大道废,有仁义;慧智出,有大伪;六亲不合,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如果一朝天子优柔寡断,那末大臣中一定藏着果敢勇毅之人。

建昭三年,西域都护甘延寿,陈汤先斩后奏,假传圣旨,发西域属国兵士,诛杀郅支单于。呼韩邪单于见郅支已经付诛,便归化慕义,叩首朝觐,以求和亲。

为保边陲长无兵革之事,元帝“赐单于待诏掖庭王嫱为阏氏”,并改年号为竟宁。此时的汉元帝才发现,昭君竟然国色天香,并被后世归为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

多少人千年1遇的美事,硬生生地被宫庭画师给画没了。这么背的运气,在千古帝王中,也是难得1遇的吧。也正因为此,其他3大美女都被看成权利斗争的工具,而只有王昭君的身上,带着一种民族的大义,让后人无尽敬佩。

据前人统计,两千年来,关于咏王昭君的诗词就有七百多首,小说戏曲约四十种,涉及到的著名文人约五百余位。最着名确当属杜甫的《咏怀古迹》:

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傍晚。

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夜月魂。

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

但孙蕡的咏史诗《昭君》,则非常有创见,且不落俗套,故一并录下:

莫怨婵娟堕虏尘,汉宫胡地一般春。

皇家若起凌烟阁,功是安边第一人。

昭君出塞这一年,汉元帝悲伤之余,也终于走完了他运气欠佳,战战兢兢的可怜人生。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如果宣帝当初另立了淮阳王为太子,而让刘奭安心做一个鼓琴瑟,吹洞箫的闲人,那或许月白风清,舒舒未央,岂不人间美事。

天意历来高难问,人情老易悲难诉。愿他来世,不要生在帝王家!

-作者-

张佳,85后,毕业于佩鲁贾大学,喜爱读书写作,近来痴迷于读帝王人生,写就帝王系列,与诸君分享!

本文作者:唐诗宋词古诗词(本日头条)Tags:汉代 汉元帝 王昭君 汉宣帝 地震

书豪我正找回受伤以来最好的状态杨会成为伟70后的坚守诺维茨基主场首秀贡献3分4篮他们是真不想上罚球线鲨鱼流汗乔丹紧张端尿

波多黎各发生大规模债务违约又一个希腊诞生
乐视网刘刚:版权收入超预期 将重推广告业务
齐家网再续嘉年华盛典——谁与争锋!_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