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齐白石和娄师白的师生缘

2019-05-17 15:35:33

由“白石[注: 白石 (1927~),本名周德恒。河北乐亭人。中共党员。1945年参加革命。1947年开始发表作品。200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山房”策划的“齐派百年”大型艺术系列巡展6月28日在深圳首展开展,展览中特别引人瞩目的是齐白石大弟子、国画大师[注: 大师,现在指在某一领域有突出成就、大家公认并且德高望重的人。因其意义比较广,还有佛的十尊号之一、官名、学者专家的尊称、对年纪大的老师的尊称等。]娄师白的作品,而专程从北京[注: 北京有着三千余年的建城史和八百五十余年的建都史,最初见于记载的名字为“蓟”。民国时期,称北平。新中国成立后,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赶来深圳参加画展的娄师白之子娄述德则指着展览中的四幅画作,向记者讲述了父亲和齐白石老人的一段师生情缘。

4幅题词画作见证师生情谊

娄师白是齐白石的入室弟子,14岁就在齐白石先生家中学习诗、书、画、篆刻,直至白石先生逝世,长达25年之久。这次展出的四幅作品就创作于这25年之间,从刚刚入门到学艺有成,齐白石在娄师白的画作上题下四段文字,见证了一段师生相合的佳话。《残荷》是娄师白少年初学绘画时的一幅作品,齐白石在画上题写道:“绍怀初学画此,能自创格局,将来有成。”娄述德告诉记者,娄师白与白石老人的师生之谊源于两家父辈的交往。1932年,娄师白的父亲娄德美在北京香山学院工作,与送两个幼子上学的齐白石在长途汽车上邂逅,因同乡之谊结为朋友。当时14岁的娄师白常常受父亲之命到齐白石家中办事,由于喜欢画画不时遭到齐白石的指导。两年后,齐白石有一次到娄家,见到娄师白画的10几个扇面,很高兴,说“你们这个孩子胆子很大,敢画,笔墨很像我,我愿收他做徒弟,好好教教他,我们两家‘易子而教’如何”那年立秋前一天,娄师白向白石老人行了拜师礼。后来,齐白石在娄师白创作的画作《菊花》上题写:“娄君之子少怀之心手何以似我,乃螟蛉乎”,就是源于这段“易子而教”的因缘。

历经[注: 历经 拼音: 解释: 经历;屡次经过:~劫难ㄧ小庙~百余年的风雨剥蚀,已残破不堪。-lijing]3代,齐家和娄家一直保持着密切的交往。娄述德幼年之时也见过齐白石,当时娄述德得了麻疹,齐白石到娄家看望,临走时放下了两打钱。娄述德从小和父亲学画,致力于继承齐派艺术。

能乱真而不作伪

娄师白是公认的齐白石大弟子,他全面继承了齐白石的艺术技法特点,少年时娄师白临摹老师作品已能到达乱真地步。有一次琉璃厂的画店来人取齐白石的画,齐还没有画出,来人见到侧案上摆着娄师白作

品,以为是齐白石画的,一定要从中取走两张。事后齐白石为其中的1幅《田鸡芦苇》题:“少怀弟能乱吾真,而不能作伪,吾门客之君子也。”娄述德告知记者,娄师白对齐白石非常尊重,那时有一句话叫“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注: 师傅有以下几个含义:老师的通称;太师、太傅或少师、少傅的合称;对僧道的尊称;对衙门中吏役的尊称; 对有专门技艺的工匠的尊称。]”,娄师白曾经对白石老人表示:“只要您在世[注: 在世 拼音: 解释: 1.谓当政用事。 2.谓流传于世间。 3.活在世上。 相干词语 阿世阿世盗名阿世媚俗阿世取容安乐世界安世默识安闲自在??世做人做世醉翁之意不在酒自由是必然的认识和世界的改造祖世-],我绝不卖画”,事实上,后来他果真没有卖过画。在娄师白学艺有成以后,齐白石还在他的画《贝叶草虫》上题写:“娄生少怀不独作画似予,其人之天性酷似,好读书不与众争,亦不为伍”,对他表现出超乎师生关系的父子情结。老师题字的四幅组品,经过了岁月的洗礼、文革的浩劫,至今展现在观众眼前依然品相完好,宛然如新。

1957年2月,齐白石给北京画院[注: 介绍 中国古代宫廷中掌管绘画的官署。它除为皇家绘制各种图画外,还承担皇家藏画的鉴定和整理及绘画生徒的培养。后来也指中国现代美术的创作和研究机构。]亲笔写了推荐信,介绍娄师白到北京画院工作,当时的北京画院是中国最早的中国画创作机构,信中提到娄师白是“自己最好的学生”,娄述德说:“这封信至今还寄存在北京画院的档案库里,其后不过几个月,齐老就去世了,这封信上的文字也成了盖棺定论的话。”

齐白石亲身为他改名“师白”

娄师白原名娄绍怀,曾用名娄少怀,“师白”这个名字是齐白石所起。娄师白曾在文章中讲过其过程:“老师为我刻名章时,把绍怀的‘绍’改成‘少’。他说‘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少’字比‘绍’字更好些。刻完名章,老师又为我刻号,他说:‘燕生这个号太俗了,你跟我学画,学得很像了,将来变一下,必能成个大家。他日有成,切莫忘记老师。我给你改个号叫师白吧!’”

事实上,娄师白后来果然不负“师白”之命,一生致力于传承齐派艺术。娄述德介绍,早在“文革”之前,娄师白就撰写了《齐派绘画艺术》一书,后来文稿在“文革”中被销毁,“文革”1结束,他就马上动笔重写,终究在1992年付梓出版,娄述德回想,父亲常说:“继承齐派艺术不能仅限于我个人,还要流传下去。”因此,娄师白教学生也是有教无类,只要有人愿意学,他都是倾囊相授,他的学生中,有工人,有农民,也有知识分子。他还在国内外到处讲学,所讲的内容也都是齐派艺术。

齐白石曾对自己的弟子说:“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希望学生能够超出自己,主张艺术是创作出来的,不能只是临摹。娄述德说,父亲从齐老那里学到的

不仅仅是绘画技能,更重要的是艺术思想。所以,他在齐白石的基础上发展出了“厚今而不薄古,基中可以融洋”的观点,娄师白六十岁的时候,刻了一枚“六十一变画法”的图章,到70岁、80岁、90岁都一直在不断地追求变化,直到生命的最后阶段,他创作的最后1幅作品《风雨迎春到》仍然是一幅创新的作品,娄述德说,因为画作尺幅太大,所以这次展出没有拿来。

娄师白临终欲望:

重新出版《齐白石辞典》

洗刷污名

娄师白先生2010年12月去世,临终之前,他念念不忘的是《齐白石辞典》一书的重新出版,事实上,这是一段延续五年的名誉权官司。

2004年的一天,娄师白的一名学生拿着中华书局2004年10月出版的《齐白石辞典》找到娄老。因为书中有这样一段文字:“娄师白,国画家……‘文化大革命’中曾改名‘娄批白’,并声明与老师划清界限。‘文化大革命’后又改名为师白”。娄师白非常愤怒,2005年11月,娄师白起[注: 也叫公孙起,战国时期秦国名将。郿县(今陕西郿县东北)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军事家、统帅。秦昭王时从左庶长升至大良造。五十五年,长平之战大败赵军,坑杀赵俘40多万人。]诉了《齐白石辞典》的出版单位中华书局,此案后经双方调解,中华书局承认该词条确有不妥,并承诺重新印制5000册,该书内容须经娄师白审核。但后来因改动辞典内容触及著作权人,中华书局提出要由《齐白石辞典》编著方重新编辑。但是,经过重新编辑的《齐白石辞典》送审清样中,编著方直接删除了“娄师白”词条。这1做法再次触怒了娄师白。

娄师白觉得,编著方继续扩大侵权行为,在送审清样中删除“娄师白词条”,将他从齐白石弟子中删除,不尊重他是齐白石弟子这1众所周知的事实。因而,娄师白再次提起诉讼,状告湘潭市图书馆和辞典主编李季琨伤害名誉,要求停止侵权、公然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100万元。为了洗涮污名,原告方举出了60多条证据,环环相扣,证明娄师白在“文革”期间不存在改名之说。

据了解,在打这场官司的时候,娄师白就曾表示,并不在乎赔多少钱,最关心的是自己都这个岁数了,却被人泼了一盆脏水,这个名誉问题如果在有生之年解决不了,对他来说就太遗憾了!幸好,2010年11月,在老人离世前一个月,官司有了最终的判决,娄师白胜诉,但遗憾的是,从判决到履行,还

有一段时间,老人没能等到终究的书籍重新出版。娄述德表示,父亲一直非常重视自己的名誉,更珍视和齐老之间的师生情谊,所以自己下一步就是要申请执行,把书印出来,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深圳商报记者 梁 瑛)

治疗轻度前列腺炎的方法
洛阳治疗妇科的医院哪家好
不射精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